绿色中国网络电视
绿色中国网 | 图片首页 | 《绿色中国》目录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图文频道 -> 林业生态 -> 美丽中国:绿色仙境寻秀美

美丽中国:绿色仙境寻秀美

湖北省宜昌市采花广电中心 葛泉

来源:中国林业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4年09月05日 13:00   
阅读次数:6590   字号:缩小|放大

  “百里柴埠溪,是湖北的张家界,华中风景一绝。”

  这次游柴埠溪,我是在五一假期里携同全家难得一游的。我们从漆树凹乘车逡巡而上的,一路寻寻觅觅。

  在将军岩,那犹如披挂出征的战将,使人不得不肃然起敬。峻哉!

  在神笔峰,像从天而降的巨大神笔,上粗下细拔地冲天的“崖险”使人平白无故地便害怕被什么力量谋害。险哉!

  大猴子观景,一双顽皮的猿猴立于山巅眺望远方。趣哉!

  在天星桥,云海、日出、佛光,俨然一氏三杰。两岩山顶自然相连成溶洞,傍晚透过桥孔能望到天上的星星。奇哉!

  初入,晶莹澄澈的小溪酷似一条仙女膀颈的纱巾遗落在百余座俗称“蜡烛群峰”的山间。更有道道山泉,几挂瀑布,他们蚯蚓般只在山的皱褶里,最后跃入小溪中,委婉飘逸向东流去。俗称“娃娃鱼”的柴埠溪特有鱼种红鲵,悠游于清流,夜晚则爬上卵石学着小娃娃哭喊几声,勾起人们凄凉和惊奇之后,便又隐入水中。

  当我从栈道走到神笔峰近处时,透过它望见远处群峰之中有三座独特的山峰,中间那座略高,两边山峰略低,犹如一尊笔架。让人觉得如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之感,催人拿起“神笔”写下“到此一游”,然后,放到“笔架”上。突然,又觉“众娇”涌出,使人隐于一种授受不清的境界里。

  浓荫、淡荫,肥绿、瘦绿、苹果绿、椿芽绿……葱茏而空灵,蓬勃而不俗,年轻而不苍郁。我落到这“绿色熏岚”里,阅尽岚光。

  这绵延生命的色彩,简直是“吐”出来的。它洋洋洒洒,宽润松泡,却又显出一种内在的“苗条”。我突然得着了灵感:秀美!不就是一种轻清窈窕的美感,一种飘逸鲜润的丽质吗?从中唐至今,“尔来一千岁”,但全唐诗人有谁谥胖美人杨贵妃为秀美呢?请允许我引用罗春台那耐人寻味的诗句:“巍巍乎,天柱奇峰拔地起,石骨嶙峋莫与比,我来登其巅,群峰立眼底,依柱向天问年月,身边似有仙人语……”

  在崎岖的山道上走着走着,便有“赏山”列道,仿佛打扮的迎宾佳丽??“蜡烛群峰”乖巧得很,竟能测度人意。我到过不少大山,明明丛绿可人,却不敢走入,那里丛莽缠身,只好笼统一观。在这里,你可以乘一条“龙”的栈道,直入林盘腹地3000多处景点,走林串林,抚叶开弄枝,可以拼拢,可以拆开。那秀美是敞开、外向的。要玲珑有玲珑,要粗犷有粗犷。既可一枝一叶地纤细,又可全虎全牛般的概括。峰峦近可贴面,高可攀天。群峰中的“观音淌”,使人怀疑观音娘娘坐莲修行就在此地。峰有多陡,乔木有多直,好象是从“山鞘”里拔出的剑。

  这儿百木共举,很难一一叫出名字。具有活化石之称的中国鸽子树、银杏,其它名山哪有这般荣幸?这里,常树与怪树共生,杂树与杉树共举。我从一个“绿窝”跳到另一个“绿窝”,仿佛“天茧”生活在桑叶的簸箕中。在绿色“洋场”里,即使是大瀑布,也要从树荫里,寻找。在狗鸣崖,我看见一条流量不大不小的瀑布,在绿色的“凉棚”下奔流,只看得见星星点点地闪晃,连你想拍照也成难事。柴埠溪瀑布,壮不过黄果树,美不及黄山瀑布——但它有它的独到妙处。这里是一种壮人行色的“绿荫瀑布”。我走到“天女献花”,到紧偎的“情人相会”。

  这合身合体无休无止的俊俏,总有一种冥冥的幕后推动力量。你欲捕捉,却提领无领,牵袖无袖??那分明是矿藏般蕴藏着一种“含蓄”。其内中秀美不可遏制:这里一颗“米”,那里一片叶地抛露而出。正如那地下有松籽,便一定有松树一样。即使单独留连山中,也不会寂寞,土家人粗犷豪放的山歌,会伴着你,只是你不要被山妹子的山歌缠住脚就是了。

  这山的内在秀美,把环境发展成了一种“人之境界”。山中的葛叶,也可以长到巴扇似的大张。小伢子怕晒太阳,掐一叶子叠了戴在头上,会绰绰有余地盖住肩膀。有的坡上,甚至有葛叶的瀑布。足可见内中之灵之秀美。

  接近山顶,眼前涌出一股清泉,发出某种流动的弹音。感谢上苍生出此泉,真所谓:“岩幽通古泉,山灵通地脉”了。

  山里的天,娃娃的脸。原先薄薄的太阳隐去了,稀落的山风夹着雨点雪花。我刚明白有雨点落来时,但见不知从那钻出了一片薄雾,似玉带缠腰沿绿脊生腾、盘旋。我喜欢那满世界呈现出朦胧之美的雾,也赞美雾之神那种象征派诗人一般的笔法。“雾失楼台,月迷律度”,这八个字已在纸上展现出一片微茫的世界。无数山燕在雾中贴着树梢悠闲飞舞,不时发出声声喜悦的叫喊。此情此景,又不觉使人顿生柴埠溪的另一种美感了。然而,变幻莫测的柴埠溪终究没让我失望,好象早就有准备要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演出精彩的一幕:倏然之间眼前的迷雾消散了。仿佛是“天门”顿开,在那浓重的云天雾海之上现出重重山峦,山随云涌,峰随雾移。再往下一瞥,更是惊心动魄:一片片浓密的树冠铺盖着深沟大壑正向地心消失,仿佛有一种力要即刻把你带入深渊之中……

  此刻,我脑海里闪现了有位美学家给美下的定义??美是自然的显现。我惊异于这个定义的产生,它是那样精确地描述了我方才体验到的一切!

  我自由而舒畅!我活泼而欢娱!乾坤浩荡,天地为我而歌,山燕为我而兵舞。我突然挣脱了不惑之岁的束缚,在布满岩石的栈道上走出一种荡然的正步。这里只有草木丽人,而它们是不会嗤笑人类的,相反还助我更加奔放!我用山野的青春秀美,来暖自己已萌的衰朽。我身轻如云,形骸若纱般行进在这秀美的柴埠溪山径上。

  过溪桥、越绿荫、下栈道。去兮!去兮!乘桴浮于“海”兮!

  此刻,倘若有人问我,什么是最可爱的颜色,我不会犹豫——绿!

  这儿的“秀美”登高难觅,“落荒”则俯仰皆是:横看是秀美,直看也是秀美,搓圆了是秀美,捏扁了还是秀美。它是比不垮否不掉的。

  也许,你要问:何苦如此搜寻“秀美”!

  因为,我不愿穿一件“皇帝的新衣。”

  (湖北省宜昌市采花广电中心 葛泉)

     
  
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果您对文章内容有建议或意见,请发邮件至gctv_web@foxmail.com
本文相关文章
  • 抱歉,没有找到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