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中国网络电视
绿色中国网 | 图片首页 | 《绿色中国》目录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图文频道 -> 《绿色中国》文摘 -> 三北工程40年 崛起的绿色长城

三北工程40年 崛起的绿色长城
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06日 09:28   
阅读次数:9553   字号:缩小|放大

文|本刊记者 耿国彪

中国的三北即指西北、华北和东北。中国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被世人誉为“绿色长城”。这条绿色长城横跨三北,与古老长城共同挽起了这片土地的历史和未来,见证着中华民族的苦难、忧患、奋斗与梦想。

三北,中华文化的重要发源地,历史上曾经有茂密的森林,肥美的草原。千百年来,我们的祖先在这里生息繁衍,创造了辉煌历史和灿烂文明。然而,数千年过量索取,过于沉重的现实负担,使三北疲倦了,衰老了。曾经的翠绿日渐黯淡,到20世纪70年代放眼三北万里疆土,到处是漫漫黄沙和荒山秃岭。三北草场载畜量大幅降低,三北一半省份粮食不能自给。问三北大地,何时能重现往日的苍翠?

1978年11月,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时,党中央、国务院作出了一个彪炳史册的重大决策——建设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。三北工程建设区横跨中国半壁江山,规划建设73年,目标是通过大规模造林种草修复自然生态系统,重塑天蓝、地绿、水净的美好家园。当代人类最雄伟的生态史诗由此拉开帷幕。

今天,三北工程已经走过了40年,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918.5万公顷,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.05%提高到目前的13.02%,森林蓄积量由1977年的7.2亿立方米提高到20.98亿立方米。北中国辽阔的疆土上,正在经历着由黄到绿的神奇转换。在三北工程建成区,成片成网的林木连山覆原护农促牧色彩丰赡,春花如霞夏绿如茵秋黄如金。这是生命的色彩,让孤独者感受温暖,让艰难者看到希望,让三北大地焕发青春。当我们回望这40年的时光,一个个令人感慨的故事不断冲击着心胸和眼窝⋯⋯

新疆吐鲁番地区沙漠与绿洲的较量 宴先 摄

与沙漠搏命

满斟烈酒的七只土瓷大碗,高举在七双粗糙大手中,七张古铜色的脸凝如泥塑。黄沙扑面,白日惨淡。

“死也要死在沙窝里!”头扎白羊肚毛巾的壮汉一声大吼——“这事干成,就没白活这一遭!” 酒碗相撞,一饮而尽。

40年前那个春寒料峭的黎明,外号“石灰锤”的陕西定边农民石光银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成了全国联户承包治沙先行者。七勇士大战毛乌素沙地,就此开创一段石破天惊的历史。为了承包3500亩沙地种树,石光银卖骡子卖羊。当时,所有人都认为他脑袋被驴踢了。这里黄沙一片,哪见长过一棵树?“石灰锤”,意思是“傻子”。“石灰锤”认准的事就是板上钉钉。

树真的种活了!在乡亲们惊异的目光中,石光银大手一挥,把招贤榜贴到乡政府门口:要想栽树你就来,我出树苗你来栽!

“七勇士”壮大到127户,浩浩荡荡开进“狼窝沙”。结果是铩羽而归。新承包的这5.8万亩沙地,像它的名字一样险恶。 一年失利,来年再战。三战“狼窝沙”,终于大获全胜。

那天,英雄们喝光了方圆20里内的苞谷酒。3斤酒下肚,石光银翻身骑上枣红骡子,到地里撒草籽。刚撒了几把,便醉倒在骡背上。那骡子走30多里路回家,脑袋顶开房门,卧下,把石光银轻轻放到地上。骡子活了25岁,2004年殁了,石光银把老伙计埋在已然满目青葱的“狼窝沙”,祭上两瓶烧酒,大哭一场⋯⋯

漫长的三北工程线上,英雄与大树并肩而立。

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受风沙侵害下的一段河流 内蒙古林业厅提供

陕西靖边农民牛玉琴把一根木杆往沙丘上一插,杆头系块绿头巾,用羊粪蛋计数,跨大步量出自家承包的1万亩荒沙:“治不了沙,我就死在沙里!”

一只三条腿的母羊和刚产下的羊羔——内蒙古乌审旗农家女殷玉珍咬牙卖了她的全部财产,换回200多棵树苗⋯⋯

为了生存,为了子孙,一代造林人殊死奋战,在三北大地谱写了一部叱咤风云、感天动地的英雄史诗。

位于三北工程线东部的黑龙江拜泉,曾是全国出名的贫困县。30年前,这里的水土流失触目惊心。照这样下去,200年后,拜泉将无地可耕。

时任县长的王树清像一位将军,排兵布阵,给全县3600平方公里土地划上网格,带领56万大军奋战在绿化战场。一天下午上工,谁也找不到王县长。饲养员发现,他在马槽里睡着了。

王树清带领大伙儿发展生态农业,将拜泉打造成全国平原地区第一个百万亩人工林县。远涉重洋前来参观的美国密执安大学校长拥抱他:“这是宏大的工程,你是了不起的领导者。”

时势造英雄。改革开放,为三北造林人开辟了广阔的时代空间。王树清说,是改革春风,吹绿了拜泉。 石光银感慨,没有联产承包,就没有我“石灰锤”的今天。张生英说,没有体制改革,哈巴湖畔仍是一片荒漠。

在宁夏哈巴湖林场,张生英坚定地推动改革。实行责任制,打破“大锅饭”,让上千名职工吃饱了肚子,也让昔日沙丘一片湖光山色。

一个被改革触动利益的人酒后一刀,砍瞎了张生英妻子一只眼睛。多年后,砍人者刑满释放,走投无路时,他万万没有想到,他被重新接纳回林场。这人再次走进林场场长张生英的家,一进屋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 张生英向他伸出双手⋯⋯

英雄之心,比大漠更宽广; 英雄之泪,如岁月般苍凉。

为了治沙,石光银的独子 石占军在运树苗途中车祸遇难。那天是植树节。当年石占军栽下的树,如今已成广袤林带,郁郁葱葱,随风起伏。

奋斗20多年,石光银领导着一个规模庞大的治沙集团,在毛乌素沙地南缘营造了一条百余公里长的绿色屏障。

这是一个改革大潮奔涌的时代,这是一个造林英雄辈出的时代。

宁夏盐池,有一片自古叫做“一棵树”的沙窝子。当白春兰举家迁来时,那棵不知年岁、四人合抱的老榆树已被砍掉。风沙依旧茫茫,夫妇俩在原址种下了他们的第一棵树,一棵矮小而坚硬的榆树。

要种粮,先治沙。挖个浅坑把3岁女儿往里一放,白春兰和丈夫冒贤沿着沙丘种树,娃娃烫了一屁股泡也顾不上。第四年,苗苗终于长成小树,树旁的三亩地居然也打出了四麻袋小麦。 这可是能磨出白面的麦子啊!夫妇俩喜笑颜开,赶着驴车把麦子运回家。

“粮食种出来了!”每见到路边一丛灌木,丈夫都要大声吼叫;路过一块石头,他还要再吼,驴却抢先吼了一嗓子。两个“疯子”,一头老驴。那一天,寂静的荒漠上,笑声与吼声随风远去。

英雄在世,充满传奇;英雄谢世,宛如悲歌。

甘肃古浪种树老汉张润元接二连三地失去伙伴。联手治沙20多年的“古浪六老汉”,如今已走了3人,三座坟茔都面朝生前种了半辈子树的“八步沙”。他心中的最后归宿,也是朝着那个方向。那是他永久的眷恋。

山西吉县造林队失去了一位带头人。吉县林业局长郭天才倒在他视如生命的山林下,全城百姓自发送葬,十里长街白花如雪。

辽宁固沙所首任所长刘斌临终前最大的遗愿,是让他永久地看护试验林地。如今,他的墓地,静静地坐落在那片万亩林间⋯⋯

那一处处曾经拒绝生命的荒原上,造林人的印迹,化为抹不去的生命标记。

三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918.5万公顷,这些树按株距3米排成单行,可绕地球赤道2300圈。山河巨变,绿荫遍野,三北人构筑了一座当代中国的生态长城,实现了由“沙进人退”向“人进沙退”的历史性转折。

中国的八大沙漠,四大沙地都在三北地区,全国83%的沙化土地在三北地区,沙化土地曾经每年扩展数千平方公里。与燥风狂沙抗争,多少三北人殚精竭虑,一代人的艰辛付出,亿万株绿树与黄沙的较量,治理沙化土地28万平方公里,数千万亩沙地变为良田、果园和牧场,改善、拓展了中华民族的生存、发展空间,也改变了亿万三北人的命运。

沙里淘金

三北工程建设,让大自然五彩缤纷、绚丽多姿的雄浑美丽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,使三北大地焕发出勃勃生机,绽放出绿色希望。三北人民植绿树,拔穷根,把生态治理同自己脱贫致富结合起来,造一片林子,绿一处荒沙,富一方百姓,荒沙秃岭变成了金沙银山、财富之源,实现了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。

满树紫红的小花,在宁夏白芨滩林场最高处绽放,迎风狂舞。这种灌木学名花棒,林场场长王有德却称它为“沙漠姑娘”。不仅如此,每种植物在他嘴里都有昵称。杨柴,叫“沙漠小丫头”;樟子松,叫“美人松”。

荒芜贫瘠之地,心灵之花盛开得如此绚丽。造林人将生命色彩带给大地,他们的人生也变得斑斓夺目。

甘肃石羊河林场实施围栏封育 马兴存 摄

采访中,王有德带我们登上高坡,看他亲手绘就的“画卷”:一条仿古长城,为的是激励后人;一条绿色长城,护卫着古老的黄河。此刻,他豪情溢于言表:“二十多年来,我就干了两件事:让沙丘绿起来,让职工富起来。”

一件大红上衣,一条油黑辫子,一辆大越野车——殷玉珍就像一团火,从沙漠深处一路燃烧到我们面前。这个当年穷得卖羊羔换树苗的农家女,指点着自己的6万亩林场,指点着正在兴建的沙漠生态园旅游区,神采飞扬,顾盼生辉。如今,她生活富足,在国内外多次获奖。一个国际奖项的评语这样称赞她——勇气、耐心、坚持的光辉典范,一位令人尊敬的沙漠绿化专家。

当年挣扎求生的大漠农民,如今许多已经蜚声遐迩。石光银、王有德是“全国治沙英雄”;牛玉琴则以86个国内外奖项,成为全国获奖最多的女性。

似乎每一片丛林,都蕴藏着童话与魔力。黄昏时分,白春兰带我们走进她的树林。在那条野花烂漫的林间小道上,她时而停下来,这儿指一下,那儿指一下,这是什么花,那是什么花,一边笑着,一边蹦蹦跳跳向前走。此刻,金色的余晖映透了林梢,把一片诗意般的祥和抖落在莽原之上,抖落在白春兰的发梢和肩上。望着她的背影,我们宛如走进童话般的境地,不禁怦然心动:是什么魔力,让这60多岁的老人青春重现,宛若十几岁的少女?

这个两次失去亲人而满心凄苦的女人,在亲手栽下的草木之间找回了自己逝去的青春。只有在这里,她的心灵才能够如此自由地徜徉,她的生命才迸发出如此神奇的色彩。生命的色彩,让孤独者感受温暖,让悲哀者获得慰藉,让伤痛者重获生机,让艰难者看到希望。

在库布其沙漠,内蒙古亿利集团“宜树则树,宜草则草,宜灌则灌,宜荒则荒”,科学治沙造林,尽可能使林区形成自我循环、自我修复的生态系统。同时,以“公司+农户”方式开发沙产业,不仅实现植树造林的可持续发展,还使大沙漠变成农牧民的“钱袋子”。

从毁林垦植到治沙种树,从惧怕沙漠到亲近沙漠,从征服自然到尊重自然。数十年来,三北人精神世界发生着深刻的变化,与自然的单纯抗争,演化为和谐的对话与交融。

饱蘸生命的颜料,造林人一笔一画勾勒出人生的画图。万千动人的色块,拼成了一幅恢宏的历史画卷。

新疆阿克苏地区红枣葡萄产业园 张德文 摄

新疆库尔勒市香梨喜获丰收 新疆林业厅提供

据国家林业局三北工程负责人介绍,三北工程建设让各族群众告别了在恶劣生态环境中苦熬的窘境,他们奋起抗争,在黄土高原、新疆绿洲、燕山山地等建设了一批特色林果业产业带,成为所在地区农牧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重要产业。目前,三北地区经济林面积达667万公顷,年产干鲜果品4800万吨,产值达到1200亿元,约1500万人依靠特色林果业实现了稳定脱贫。绿色带来了物阜民丰,重点地区林果收入已占农民纯收入的50%以上。据统计,“十二五”期间,三北地区新增经济林面积267万公顷,新增产量1200万吨,新增产值500多亿元,433万人依靠发展特色林果业实现了稳定脱贫。

逐梦三北

三北人民既是三北工程的建设者,也是三北工程的直接受益者,他们长期饱受生态恶化之苦,充满着对改善生存环境的强烈期望。他们把这种期望化为建设绿色家园的强大动力,积极投身三北工程,形成了“艰苦奋斗、顽强拼搏,团结协作、锲而不舍,求真务实、开拓创新,以人为本、造福人类”的“三北”精神。

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西北女人,一个堪比豪杰的巾帼英雄。夕阳西下,点点金光在青翠的枝叶间跳跃。69岁的牛玉琴微笑着,身后白里透红的蜜桃挂满枝头,拖曳在地。一侧屋中,老母亲正绣着布老虎枕头⋯⋯

1985年,她和丈夫张加旺承包了万亩荒沙。每天天不亮,全家男女老少一起出动。架子车拉着树苗,两道车辙,几行脚印,伸向再也不用借锅借米的梦中好光景。一次,突发阑尾炎,到医院做手术,牛玉琴伤口没长好就跑回来种树。没工夫去医院拆线,她抄起一把剪树枝的剪刀,撩起衣襟,“咔嚓”一剪子下去,一咬牙,带着血丝的线从肉里抽了出来。

她没料到,还有更痛的痛在等着她。加旺病了——骨癌。她独自挑起全家担子。安葬好丈夫第二天,她就带着造林队开进了沙漠。

不知多少人劝她改嫁,把林子卖了,过几天好日子。牛玉琴就一句话:“树,我不能卖;人,我不改嫁。” 她腰上挂着一只小小的铜铃铛,那是结婚前加旺送她的定情信物,已戴了48年。铃铛摇曳着她和丈夫共同的富裕梦。为了这个梦,再累,再苦,她不放弃。

年复一年,牛玉琴种树出了名,还作为改造人类生态环境杰出代表登上了联合国讲坛。

我们问:奋斗几十年,日子好了,荒漠绿了,你早年的梦想实现了,还有更大的梦想吗?牛玉琴把头抬了起来,眼睛在夕照中熠熠生辉:“我想回到当年,一个人,站在沙漠上。”

半生坎坷,终成正果,渴望的却是重返人生的起点,依然在灵魂深处召唤着壮烈和孤寂。这是怎样的女人?奋力拼搏,从不止步,超越极限,又重返人生的起点——这,就是牛玉琴。

三北逐梦人共同的秉性——心气高,脾气倔,韧劲足。为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梦想,他们忍人所不能忍,为人所不敢为。

黑龙江甘南县防护林针阔混交优化升级 牟景君 摄

另一位逐梦人殷玉珍,就住在牛玉琴家6公里外。

当初,殷玉珍嫁进沙漠,40天后才看见一个外人,兴奋得挥手大叫,结果把人家吓跑了。她找到那人的脚印,用脸盆扣起来,一连十来天,就和脚印聊天:“你是谁?为什么来这里?跟我一样苦命吗⋯⋯”

少女时代对爱情和生活玫瑰色的憧憬,破碎为一片黄沙。她暗下狠劲:“宁肯种树累死,不叫沙子欺负死!”

栽树累得早产。狂风怒号,黄沙扑面,她靠墙根站着,长辫子咬在嘴里,一使劲,孩子掉落在沙子上。她剪断脐带,一拍屁股,孩子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“儿啊,你命大,像娘。”

又一个背树苗进沙窝的春天,殷玉珍流产了。孩子埋在沙梁下,她围着小坟栽下一圈杨树苗,对还没见过世间绿色的孩子说:“娘对不起你,娘一定把你身边这些树栽活⋯⋯”

爱与恨,笑与泪,生与死——梦想,与三北人血脉相连。

易解放,一位上海母亲,原本在国外过着舒适的生活。2000年,风华正茂的儿子突然去世,将她抛入了绝望深渊。

痛不欲生地煎熬了两年,她猛地想起,儿子生前说过:“去内蒙古种树吧?”于是,她变卖家产,来到“八百里瀚海”科尔沁沙地。

第一次栽下树苗,她心急火燎地等雨,整夜整夜睡不着,一听到风声,就从床上一跃而起,赤脚冲向门外。第5天,终于下雨啦!站在雨中,泪水雨水一起滴进脚下的黄沙。她久久地仰望着科尔沁沙地的天空,哦,我的儿子,是你在冥冥中护佑着妈妈吗?

7年义务造林1万亩,儿子的遗愿完成了,易解放却不愿止步,她想为天下孩子留下更多的绿色。

每个造林人,都是绿色梦的追逐者。一次次伤痕累累,一次次浴火重生,即便功成名就抵达终点,又都义无反顾地选择返回人生的起点——重新出发。

在三北,每一棵树都是一个人,每一片林子都有数不清的故事。40年逐梦,他们带着青春的翅膀、河流的回声与森林的光芒在这里集结;40年逐梦,他们发下誓言,将自己种成一棵树,用理想和信念染绿每一个春天。

40年来,三北人战天斗地,谱写了人与自然重修旧好的动人篇章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三北工程自1978年启动至2017年,完成总投资548.36亿元,其中中央投资235.89亿元,地方配套及社会投资312.47亿元。

累计营造防风固沙林806.7万公顷,治理沙化土地33.62万平方公里,从根本上扭转了沙化危害扩展加剧的历史。三北地区沙化土地和荒漠化土地连续10年呈现了“双缩减”。

累计营造水土保持林和水源涵养林近966.2万公顷。重点治理的黄土高原,植被覆盖度从1999年的31.6%增加到59.6%,60%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,600多条小流域得到了有效治理,年入黄泥沙减少4亿吨左右。

累计营造农田防护林280.6万公顷,有效庇护农田2248.6万公顷,工程区农田林网化程度达到68%。农田防护林的建设和完善使危害农业生产的“三刮四种”现象基本得到根除,保证了粮食稳产高产。据测定,由于农田防护林的保护作用,粮食亩均增产15%〜20%。

40年来,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,勤劳智慧的三北人民创造了人间奇迹。三北工程被称为世界生态工程之最,规模之大,时间之长,工程之难,效果之著,为世人瞩目、惊叹。

国家引导,群众参与,三北人民闯出了生态建设的中国道路。

顽强生存,追逐梦想,三北人民彰显了无愧时代的中国精神。

齐心协力,众志成城,三北人民凝聚了不可战胜的中国力量。

民族复兴道路不会平坦,三北工程也进入“啃硬骨头”关键阶段。建设美丽中国、发展生态文明,难点在三北,希望在三北。

三北绿色梦,与中国梦同行!

新闻链接:

三北工程启动于我国改革开放之初,是我国实施的第一项大型林业生态工程。国务院在批转《国家林业总局关于在“三北”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重点地区建设大型防护林的规划》中明确指出:“我国西北、华北及东北西部,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十分严重,木料、燃料、肥料、饲料俱缺,农业生产低而不稳。大力造林种草,特别是有计划地营造带、片、网相结合的防护林体系,是改变这一地区农牧业生产条件的一项重大战略措施”。

根据总体规划,三北工程建设范围西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乌孜别里山口,东至黑龙江省的宾县,北达国界线,南沿海河、汾河、渭河、洮河下游、布尔汗达山、喀喇昆仑山,东西长4480公里,南北宽560〜1460公里。包括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内蒙古、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、陕西、甘肃、宁夏、青海、新疆13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的551个县(旗、市、区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工程区面积406.9万平方公里,占我国陆地总面积的42.4%。工程建设期为73年,从1978年开始到2050年结束,分三个阶段(1978〜2000年、2001〜2020年、2021〜2050年)八期(1978〜1985年、1986〜1995年、1996〜2000年为前三期,以后每10年为一期)工程进行建设。主要战略目标是:规划造林3508.3万公顷,森林覆盖率由5%提高到14.95%;林木蓄积量由7.2亿立方米增加到42.7亿立方米;平原和绿洲的农田全部实现林网化;大部分水土流失侵蚀模数降低到轻度以下;沙地和沙化土地得到有效治理,沙漠面积不再扩大;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,生态环境和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从根本上得到改善。

三北工程自启动以来,已伴随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持续走过40年,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918.5万公顷,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.05%提高到目前的13.02%,森林蓄积量由1977年的7.2亿立方米提高到20.98亿立方米,在我国北方构筑了一道坚实的绿色生态屏障。经过近40年的建设,现如今防护林体系已初具规模,生态状况显著改变、生态面貌大为改观,重点治理区生态环境和生存条件得到明显改善,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得到初步控制,平原农区初步实现了林网化,从总体上缓解了生态环境恶化的速度,建起了一批用材林和经济林基地,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和农村经济结构调整,增加了农民收入,发挥出日益显著的生态、经济和社会效益,有力地促进了三北地区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,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     
  
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果您对文章内容有建议或意见,请发邮件至gctv_web@foxmail.com
本文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