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中国网络电视
绿色中国网 | 图片首页 | 《绿色中国》目录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图文频道 -> 《绿色中国》文摘 -> 怀念唯一的林妹妹

怀念唯一的林妹妹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5日 11:44   
阅读次数:11771   字号:缩小|放大

  文| 欧阳奋强

  欧阳奋强,1987版电视连续剧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的饰演者,现为电影、电视剧导演。他创作的新书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在各大网站热销,此书是19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开播30周年纪念活动官方图书。

  本期“星·美文”,特别选取了一篇欧阳奋强怀念林黛玉的饰演者陈晓旭的故事。他说:生为晓旭,死为黛玉。天堂有了林黛玉,世间再无陈晓旭。

  

 

  今年是电视剧《红楼梦》开播30周年,也是晓旭去世的第10个年头。她一生只演了三四部戏,却让观众永远记住了那个弱不禁风、梨花带雨的林黛玉,也记住了她。

  都说晓旭是为林黛玉而生的女子,她塑造的林黛玉不可复制,此话不假。导演王扶林说:“演林黛玉后肯定演不了其他角色,因为她太像林黛玉,林黛玉已经是晓旭的个性了。”

  有一次陈晓旭告诉我:“我看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就喜欢林黛玉,觉得写得就是自己。”

  

 

  1965年10月29日早晨,鞍山京剧团陈强迎来了他的大女儿。因为出生在早晨旭日东升的时候,陈强给大女儿取名陈晓旭。

  陈晓旭的家庭,是一个艺术气息浓郁的家庭,父亲陈强是鞍山京剧团的导演,母亲是京剧演员。

  晓旭后来在电视剧《家春秋》里扮演梅表姐,没能超越林黛玉,便心生退意。她说:“《红楼梦》给我开启了一扇大门,同时也给我关上了这扇门。”

  后来,晓旭去了长城国际广告公司,第一个大客户就是大名鼎鼎的五粮液集团。说到酒,我和晓旭之间还发生过一件趣事。

  有一次我去北京看望她,她打趣我:“我送你一瓶酒,分享我的成绩。”回到成都,我宴请朋友,打开盒子、拿出那瓶酒,一看就傻眼了:空瓶子。

  当着大家的面我有些下不了台,就给晓旭打电话:“你给我的那瓶酒是空瓶子。”“呀,那是洋酒瓶子!”她既惊讶又有些内疚,一个劲儿地说“对不起”。“你又在捉弄我,拿我开心。”我说。“真没有,欧阳。我们都这么大了,不会再出点子捉弄人了。”她认真地解释。

  爱出点子捉弄人的晓旭,我们是清楚的,多年过去,她这性子一直没变,还延续到了工作中。她和别人的创意送到客户那里,被选定的一般都是她的。那条脍炙人口的广告语“名门之秀,五粮春”,正是晓旭的作品。

  

 

  有段时间,我和晓旭没有联系,我猜应该是大家都憋着一口气,要等自己有点成绩后再说。直到有一天,办公室的电话响了,我拿起听筒就听见一个女声:“我找欧阳奋强。”我说我就是。她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“我当然知道,是晓旭。”我回答。

  她又继续跟我开玩笑说:“当了四川电视台的副台长不理人了!”我怎么可能会当台长呢?急得我直解释,她才说好久没有联系,有些想念。

  当时,我是开一辆小奥拓去机场接的晓旭,对她说:“你是北京大城市来的人,不习惯吧?”她回答:“你就是骑自行车,我坐在后面都高兴。”她说得很朴实,让我们之间的一点点生疏感一下就消除了。

  2006年5月,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晓旭。她像是有种不好的预感,在吃饭时对我说:“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一次都没有好好聚过,今年想开个生日聚会,你再忙也一定要来。”

  不久,她便被诊断患了癌,但当时我并不知情。为了给晓旭庆生,我还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:一张她、张莉(薛宝钗扮演者)、邓婕和我在拍完“红楼”之后的合影。这是我们四人仅有的一次合影。

  晓旭生日那天,我没有收到聚会消息,我想是她太忙,便给她打了电话,想把照片寄给她。电话那端,晓旭顿了几秒说:“正月你到北京再送给我吧。”

  后来我才知道,此时的她已在长春百国兴隆寺开始了修行。初五,我在西昌邛海接到邓婕的电话,说晓旭要在长春出家,让我劝阻她。我一怔,打她电话已经关机。

  朋友跟我说,晓旭出家那天,天清气和,祥光普照。落发后的晓旭虽缁衣布屣、洗尽铅华,却依然清丽纤美,如娇花照水、弱柳扶风。出家后,为避开北京的众多媒体,晓旭去了深圳。

  

 

  生活中的陈晓旭

  在那里,她每天学法、念经,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就写经。2007年“五一”节之后,晓旭便起不了床了。5月11日,她出现脉搏微弱等症状。

  不久,我接到很多电话,说晓旭是因为癌症才出家的。我很生气,晓旭出家是想寻找一方自己的净土,怎么可能因为癌症出家呢?

  我了解她的性格,她曾经对我说,“和你在一起我是最轻松的”,在我面前的她非常真诚直率。然而,当时和我在一起的袁玫(袭人扮演者)却告诉我,“是真的,晓旭是癌症,晚期。”听到“晚期”两个字,我脑子一片空白,赶紧拨打晓旭的电话,依然关机。

  后来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往山东临沂拍戏。这时,隔三差五便有媒体传来消息,说晓旭去世了,我一点都不相信,但要命的是邓婕的电话打来了:“黛玉、晓旭去世了,离开了人世,离开了我们。”怎么可能?晓旭就这么走了?我马上把手机关了,不想接听任何人的电话。

  等我平复心情面对晓旭离世的现实后,打开手机,不断有记者打来电话,问我得知晓旭去世的消息后是怎样的心情。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避开人群,我和太太一起祈祷:希望晓旭在天国一切安好。

  晓旭是在深圳出殡的,但因为工作和其他的事情令我无法前往。那个时候我只能哀叹:难道我们真的就应验了“宝黛”一场,却不能见到最后一面的魔咒吗?

  我的缺席,导致了许多负面新闻的出现,大家没有看到想看的“宝黛”生死之隔的桥段。有人觉得我无情无义,只有一个朋友写的文章道出了我当时的心情:“欧阳奋强的沉默不是冷漠。”

  

 

  晓旭出殡后,大家决定举办一个追思会。我想:追思会无论如何我得去,不去就失去了我对晓旭表达自己心情的唯一一次机会了。

  李耀宗(《红楼梦》摄影师)打电话跟我说:你忙的话,我们开车去临沂接你。我告诉李耀宗:不用了,我自己飞到北京。下了飞机直奔大观园,看见眼前熟悉的情景,我心里却知道这一切早已物是人非。在签名簿上,我只写了4个字:“晓旭,想你。”

  晓旭的爸爸说:“晓旭走了之后,她卧室的灯一直开着。”晓旭的妈妈说:“晓旭还会回来。”二老时常对着空屋子说:“晓旭,你回来,就闪一闪。”一直开着的灯,因为有些接触不良,当真就会闪几下。可有一次这个灯不闪了,晓旭的妈妈就哭了,说晓旭不高兴了、不回来了。

  是的,晓旭不会再回来了。

  天堂有了林黛玉,世间再无陈晓旭。

     
  
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果您对文章内容有建议或意见,请发邮件至gctv_web@foxmail.com
本文相关文章